新大航海时代礼包领取:字節跳動的邊緣突圍戰

md大航海时代1下载 www.aewwv.icu BT商業科技 · 2019-05-28 17:08

如此充分的準備,也預示了字節在智能手機的入局:“即使現在沒有做,馬上也要開始做了?!?/p>

eebf14cfa9011b23677c4a586bf4c8d3.png

據英國《金融時報》5月27日報道,字節跳動正準備開發智能手機,對此字節跳動方面表示不予置評。

其實,關于字節跳動開發智能手機的傳聞并非空穴來風。早在今年1月份,字節就與錘子手機的部分員工簽署勞動合同,這些員工包括錘子手機全部硬件員工以及部分軟件員工。同時,字節還收購了錘子部分的專利使用權。當時字節跳動表示,這些專利將用于探索教育領域相關業務。

在此之前,字節也為開發智能手機業務做了一系列準備。北京字節跳動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在2012年7月成立時,注冊的企業經營范圍第一項就是:研發、設計計算機軟硬件、網絡技術、通訊技術及產品。2016年,字節跳動成立人工智能實驗室;2018年,在南京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院,為智能化應用做好了準備。

如此充分的準備,也預示了字節在智能手機的入局:“即使現在沒有做,馬上也要開始做了?!?/p>

流量帝國的跨界

無疑,2019年來動作頻繁的字節跳動已經越來越讓人看不懂了:不斷加碼的互聯網教育、發力社交與微信正面交鋒、入局并不熟悉的智能手機領域……字節跳動似乎已經不是大眾眼中那個熟悉的模樣:跨界、迭代、沖突以及那掩藏不住的勃勃野心。

字節跳動成立于2012年,同年3月推出了一款基于算法推薦的資訊產品——今日頭條。今日頭條的出現不僅讓公眾第一次認識到字節,更重要的是,它奠定了字節此后的發展路徑:基于算法的個性化推薦和爆炸性的流量。2018年,憑借抖音、火山小視頻、西瓜小視頻三大產品矩陣,穩坐短視頻賽道桂冠,從此奠定了字節跳動“資訊分發+短視頻”的流量帝國。

不過,經歷了爆發增長與流量狂歡的字節跳動,卻始終堅持不懈地在“邊緣”業務上試探:

頻頻試水社交:2017年4月,今日頭條推出新的社交媒體入口微頭條;2019年1月推出短視頻社交產品多閃;5月20日,飛聊上線接棒多閃。

布局互聯網教育:2018年5月,上線K12英語教育產品gogokid;2018年12月,AIKID上線;2019年5月,推出大力課堂。

涉足游戲領域:2018年6月,字節跳動旗下西瓜視頻涉足游戲直播業務,今日頭條上線“今日游戲”???;10月,抖音上線“音躍球球”小游戲;2019年3月收購三七互娛(002555.SZ)子公司上海墨鹍數碼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墨鹍”)100%的股權,以及上禾網絡科技(上海)有限公司45.19%的股權。

發布企服產品:2019年3月,上線企業辦公套件產品Lark。

新增經紀業務:4月12日,字節跳動旗下公司北京基石泰來科技有限公司變更經營范圍,新增從事互聯網文化活動、出版物零售、演出經紀等業務。

發力音樂媒體:2019年4月,南華早報報道,字節跳動計劃針對海外市場推出音樂流媒體應用;5月21日,傳字節跳動在開發一款付費音樂服務;2019年1月24日,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新增出版物零售業務。

致力于跨界的字節更是將這種熱情帶到了資本的觸角上。據IT桔子統計顯示,字節跳動主要投資布局11個領域,其中以文娛傳媒最高,投資事件共16起,投資金額為5.8億元;其次是對企業服務的布局,投資事件共9起,投資金額為6000萬;社交網路排第三,投資事件共5起,但投資金額僅為4000萬。值得一提的是,字節跳動投資布局的教育項目只有4個,但投資金額卻為13.8億元,超過了所有其他所有投資金額的總和,可見教育在字節的戰略布局中占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b74fa57dd29f925863b8289dfae3d753.png

無論是從字節跳動不斷地試水,還是從其投資布局來看,都可以發現字節跳動正在建立一個與流量帝國(“資訊分發+短視頻”)所不同又與之緊密相關的版圖:以內容和流量為基礎的泛文娛產業和以數據和技術驅動的企業服務和科技產業。

流水線上的迭代

熱衷于跨界的字節同樣擅長于產品的迭代,尤其是在重點布局的領域,總能讓新興的產品在上一代產品隕落之前接棒,繼續帶著未完成的使命賽跑。就如:多閃被融合進Faceu時,飛聊悄然上線;AIKID停止運營、gogokid也被曝出裁員時,大力課堂高調亮相。字節跳動總能將新舊兩個產品銜接得很好,就好像它已經為上一個產品的失敗做好了準備,又或是因為有足夠的“備胎”,根本就不懼斷檔的存在。

這種自信歸根于字節跳動的流水作業架構。字節跳動沒有按業務線劃分事業部,而是只有技術部、用戶增長部和商業化部三個核心職能部門,三個職能部門參與到每個APP的運作。而這種流水線組織設置造就了字節內部批量生產APP的能力,使得字節在進軍一個細分領域時,可以同時上線多個產品,并對產品快速迭代。2016年,字節進軍短視頻,抖音、火山、西瓜三個項目幾乎同時啟動,并為字節奠定了“短視頻第一”的位置。隨著市場驗證,抖音成為其中的佼佼者,字節的資源也漸漸向抖音聚攏。

流水線模式確實能夠幫助字節快速占領市場,但也存在一些問題:同一賽道產品同質化嚴重,缺少精細化運營,在產品和用戶的研究深度上遠不及騰訊等競爭對手。多領域的快速發展,導致大多領域都是淺嘗輒止,在垂直賽道上并沒有占據優勢,從而使不少產品先后折戟沉沙。

a20a7c5c284dcf112e7bc99846fe3ff1.png

流量?;氡囈緋逋?/strong>

同時,坐擁流量帝國的字節跳動卻也面臨著流量所帶來的反噬:不斷加快的跨界布局和產品迭代背后是字節跳動日益嚴重的流量?;?。

資訊分發和短視頻行業增速放緩,流量紅利的消退要求尋找新的流量入口帶來增量;用戶粘性的降低需要更精準的流量轉化和更高品質的內容運營;快速增長的成本支出與愈顯疲軟的廣告營收驅動著字節跳動去尋找新的變現路徑。于是,焦慮之中的字節跳動只能不斷加快跨界與迭代的步伐,與之相對的是不斷擴大的邊界沖突。

多閃上線十分鐘,就被騰訊封禁;上線一個月,法院就對字節跳動旗下的抖音和多閃下達了禁令;飛聊更是上線即被封禁。字節跳動在社交領域一次又一次地嘗試,換來了騰訊毫不留情的抵制和愈來愈強的防范。

2019年4月,百度和頭條皆以“非法竊取產品結果進行不正當競爭”為由一紙狀書將對方告上了法庭,本質上是因為字節觸及了百度的流量紅線和核心領地。

還有,正在躍躍欲試的游戲、音樂等領域,勢必都會受到各垂直領域巨頭的阻擊與壓制。

將“邊緣業務”與已經形成一定壁壘的巨頭比拼它的核心業務,成功率可想而知。更何況在巨頭面前,算法和流量的優勢還不足以成為字節跳動的“銅墻鐵壁”。

毛澤東在《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么能夠存在》中解釋:“集中紅軍相機應付當前之敵,反對分兵,避免被敵人各個擊破?!奔謝鵒?,逐步遞進,才有可能獲得勝利;廣撒網,反而有可能被個個擊破,最終全軍覆沒。

畢竟,沒有邊界才是危險的開始。

野心之下的明天

快速奔跑和多面進軍的字節跳動正在因為愈重的承壓反而在逐漸放慢腳步。BT商業科技認為,IPO當前,字節跳動只有減負才能快跑,才能盡可能地減少對估值體系的影響。聚焦優勢產業,精耕細作,才有可能在新的賽道里創造新的奇跡。

與此同時,字節在內容上的優勢也正在凸顯。此前,今日頭條推出了頭條扶持計劃,通過內容投資基金、頭條號創業空間等激勵和保障了頭條的內容產出與品質。而這一舉措在用戶留存上也開始有所體現。

此外,在還未開發的藍海,字節的新興產品有著極強的競爭力。隨著AI風口期的到來,字節或也有可能迎來新的發展機遇。

(文章來源:BT商業科技)